設為主頁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

【猛料】多點執業再突破,權威人士詳解醫改路徑

 

【猛料】多點執業再突破,權威人士詳解醫改路徑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據悉,北京將在2011年多點執業方案的基礎上進一步放開改革尺度,相關方案已報衛生部門備案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北京市衛生局副局長鐘東波,表示醫生多點執業涉及到三個權利,即醫生自主執業權、醫院用人自主權,以及政府監管權

 

        未來,北京市將會對這三個權利進行合理界定,放松政府管制將放馬先行;而大力推進多點執業、自由執業,放松私人診所管制將是改革的方向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多點執業未來是什么樣的?院長不放人怎么辦?且看鐘東波的專業解析!

 

多點執業路在何方?

 

問:政府放松管制后,中國醫生理想的執業狀態是什么樣的?

 

鐘東波:首先醫生可有五種執業方式:個體、合伙、合作、受雇兼職和受雇全職,醫生的執業權可以得到保障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第二,政府繼續加強執業類別、執業范圍和執業行為管制,但放開執業地點管制,可以在執業執照簽發部門管轄范圍內多點執業。

 

問:醫院用人自主權如何理解?

 

鐘東波:政府放松對單一執業地點管制之后,多點執業、自由執業的程度,取決于醫生和雇主的談判結果。從現實看,公立醫院醫生是否能多點執業就取決于醫院的用人制度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國際上公立醫院用人方式有三種:合作、兼職和全職。在這個模式下,醫生能自由流動,并且可以根據業務量調整用人規劃和配置。由于醫院的服務量并不是一條平平的直線,而是動態變化的,國外公立醫院都有一個全職的核心團隊,但是有一部分是屬于合作、兼職的,以滿足資源優化配置、控制成本的目標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我國公立醫院需要放開用人制度,主要有以下原因:

 

        首先是資源優化配置。我國現在醫療服務體系是嚴重扭曲的。要想改變這樣的醫療服務體系結構,推動基層首診和分級醫療,必須讓醫生資源流動起來,把優秀的醫生放出去。否則,這樣倒金字塔的機構是無法扭轉過來的,根本無法期望能調整醫療服務體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從國際上看,想要發展社區首診和分級診療,有兩種模式:一種是大力發展私人醫生,另一種是推動醫療資源縱向一體化,比如醫聯體。這可能是目前我國推動分級診療的兩只拳頭。否則,再過100年,大醫院還是人滿為患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第二是醫生薪酬。長期以來,我們國家對醫生的薪酬管制太嚴格。在計劃經濟年代,大家還能接受這種薪酬體系,但在市場經濟條件下這已經遠遠落后了。我們國家衛生總費用占GDP的比重在全球還是低,重要原因就是醫護人員勞動價值沒有體現出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問題在于,我國公立醫院提高醫生薪酬是有限制和壓力的,受到財政和人事制度的限制。在這種條件下,多點執業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高醫生薪酬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借助多點執業,發展私人醫生市場還會增添公立醫院改革動力。如果沒有私人醫生市場,政府參考標桿給醫生定價。香港醫管局為什么就能給醫生定高工資?原因就在于香港存在一個龐大的私人醫生市場,政府定價就是根據這個市場來的。香港醫管局每年都會做薪酬趨勢調查,對醫生薪酬進行動態調整。

 

問:不過醫生多點執業遇到了玻璃門,院長不放人,怎么辦?

 

鐘東波:很多媒體批評院長不愿意放人,但簡單批評不能解決問題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第一、雇主本身就有權力決定全職、兼職的問題,雇主有權決定聘用方式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第二、假如人事、薪酬等制度不同步改,會出現權利和義務不對等的問題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比如,在職工薪酬、崗位職責、職工福利、社會保障、醫療責任保險都沒調整的情況下,醫院聘用的是全職醫生,但醫生是兼職執業,一些風險就會帶過來。比如,上海某個眼科大夫周末到外地執業時出現了醫療事故,病人都鬧到原單位,這就有連帶責任的問題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這些問題不解決,簡單指責院長是不明智,也不能解決問題。那怎么辦呢?要害在于公立醫院要把崗位職責弄清楚,把哪些崗位可以兼職、全職設計清楚,同步改革薪酬、考核、福利、繼續教育和社會保障等制度,這時候院長就想開了。比如,ICU需要連續照護,這個醫生就沒法走開,這個崗位就必須全職。

 

民間力量助力醫生解放

 

問:在推動多點執業的過程中,改革動力從哪里來呢?

 

鐘東波改革最大的動力在于醫生群體。事實上,我國醫改以來一直缺乏內在動力。這項改革過程中最重要的當事人是醫生,而醫生群體是醫生多點執業最大的受益者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政府松綁之后,醫生多點執業發展多快,要更多依靠醫生與醫院去談判。在這方面,我期待民間醫生組織在這方面能發揮作用,美國醫師協會在這方面就發揮了相當重要的作用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只要沒有解放醫生、沒有調動積極性,改革就是不可持續的,政府也很辛苦。政府就是操作方向盤的,改革的動力活力來自于民間,來于個人。只有個人有動力,政府才可以更好地操作方向盤。

 

私人診所管制或先松綁

 

問:是否能談談對未來的設想?

 

鐘東波:單一執業管制放松后有幾個事情馬上就可以做起來:醫生個體可以開診所,而且可以是連鎖診所;醫生可以和公立、私立醫院合作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下一步有一個工作很重要,就是放松對醫生開辦診所的管制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首先,政府不應該對私人診所的數量以及地點布局進行限制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第二,政府要放松診所執業條件的限制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第三,可以實行備案制度,盡可能簡化手續和條件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我主張政府放開對私人診所的管制。只要政府加強監管和問責,比如出了醫療事故吊銷執業執照,相信診所一定關注自身管理和醫療安全

 

        不過,政府還有許多配套制度需要完善。比如針對私人診所,是否可以探索按人頭付費的醫保支付方式改革。另外,為了保證其醫療質量,政府需要鼓勵發展獨立的第三方檢驗、影像機構,社會藥房的發展以及醫療責任險。在美國,沒有醫療責任險,醫生幾乎無法執業,因為醫療賠償風險非常高,醫生一旦遇到便會傾家蕩產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未來,北京能走多快取決于多種制約因素。但理論上說,要堅定不移地推進多點執業、自由執業,大力鼓勵符合資格條件的醫師發展私人診所,激發動力,釋放活力,聯動推動醫改深化,這是改革的方向。
 

 


TAG:
国自产视频在线观看_44383x3全国最大的免费观看_亚洲日本香蕉视频观看视频